《生命之思》颜值与心值

时间:2020-06-10

◎殷颖(牧师)

当下各种媒体播报的新闻中,不时提到「颜值」。「颜值」应指人颜面容貌的数值;它对女性而言,尤其重要。

从事娱乐事业者,更必须以颜值定高下,其求职成功与否之关键,也多半会以颜值决定是否被录用。

其实,以颜值取士古已有之,没有明言而已。如今许多以往讳言之事,都不怕明讲,「颜值」一词便成为流行语彙了。中国古代科举考试,也有以貌取士者。画家所绘的人物,多半是美女与俊男;丑陋的面相,除写真外应无人愿绘製。

忠实奸邪可由面相读出
人之面相本出于天生,无论美丑皆应尊重。今日男女为追求「颜值」者,不断地需要去整容,有人甚至连整百余次,整得面目全非失去了真我,日后揽镜时应会有些后悔吧!而整容失败的例子,也比比皆是,因整后比本来面目更丑,所以上帝予人的面相不宜改整,人要注意的不应祇有外表,内心更为重要。

林肯有句名言:「一个人四十岁之后,要为自己的长相负责」,其言应不仅指外表之相貌,因人无论妍媸,其恭谨、忠实、奸邪多可由其面相中读出。中国国剧的脸谱,则夸张地将人的性格,以特写方式表达。

其实,许多大奸巨恶,并无法由其表相中看出;貌似忠谨,但内心奸诈者绝不在少数。如仅以貌取人,常会误判;幸而上帝不看人的外貌,只看人的内心(参撒母耳记上十六章7节)。

末世教会中,不少徒具敬虔外貌,却没有敬虔内心的人(参提摩太后书三章5节),所以才会不断发生信徒诈骗教会钱财的事件,欺诈的金额也令人咋舌。昔仅以卅块钱卖主的犹大,实望尘莫及。

据悉北美某所华人教会,被其长老骗走了七百四十万美元。2016年五月,北美《世界日报》报载,美国乔治亚州某教会的一位面目和蔼可亲的资深牧师(报导中特刊出其玉照),侵佔了信徒的奉献廿五万美元,装进自己口袋。

基督无令人羡慕美貌
按颜值之优劣美丑,皆为人之外体;人无论如何整容,最终还是要顺服罪的律(参罗马书七章25节)。因此保罗强调:人的外体要逐渐毁坏(参哥林多后书四章16节),颜值还能保得住吗?诗人摩西也叹息:「早晨发芽生长,晚上割下枯乾。」(诗篇九十篇6节)「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李煜)颜值无论多高,都是留不住的。人何苦要因这短暂时间内之容貌,来折腾自己呢?

保罗一再强调,「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颜值)是暂时的,所不见的(心值与灵值)是永远的。」(哥林多后书四章18节)传闻保罗的颜值很差,故终生独身未娶;是否如此,不得而知。

我永生难忘的一件事,是我于一九七七年参加国际性「圣地研习班」,在最后一週,就是基督受难的圣週,我们一行六人齐集在耶路撒冷城外山上,由圣地考古专家闪博士,讲述在圣週中基督的种种遭遇。闪博士随堂发下的资料中,赫然出现一张基督钉十字架的受难图,图中的基督像,看起来其貌不扬,而且是猥猥琐琐的一副市井相。

此人就是钉十字架的基督吗?闪博士解释:此人为基督在世之日,圣地大众之共相。他强调,人必须记住,基督来到世上是要救世上一切人。祂不生在帝王家,不生在富贵家,只生在普通人家,卅岁之前随其养父约瑟做木工粗活,祂长成一副众生普相,应是可以接受的。

这个圣地研习班成员,应代表了三大洲,其中有一位为非洲教会的主教,及一位平信徒,另一位来自南美洲海地的大学教授,此外三位均来自亚洲,其中我来自台湾,另两位来自香港与新加坡。当时我们这六人中,竟无一人愿接受这幅画像为耶稣。原因无他,因此人的颜值太差,与我们心目中之基督相貌落差太大。我们由小至大,心目中的基督,绝不是这等不堪的样子。

基督在世之日,并没有留下画像或雕塑,让人们可以怀念与追思,因为神原本是一个灵(参约翰福音四章24节),并无固定的样子,可锁印在一幅画框里,应自有神的旨意。儘管如此,信徒仍然会在心目中,自己描绘出一幅基督像。祂应长得慈眉善目、神态昂扬、悲悯而凄楚,人对神的形像,不是要堆砌成最优雅、高尚,超越一切人的典型吗?因祇有如此,才合乎基督应具备的颜值。

上帝不看人外貌颜值
谁愿接受这种猥琐、卑屈的样貌为基督呢?因此,不断有画家凭藉想像力,描绘出基督的不同形像。如今大家公认的耶稣像,应为画家Warner Sallman所绘,流传至今,已成为一幅标準的基督画像了。他于1941年以炭笔素描绘成,次年即印刷发行,以后多种耶稣画像,均以此为蓝本,再加以变化绘出。

其实Sallman当初所绘,本为一幅蓝领阶层之人的形像,并非是高雅的人像,因基督在世时,常常与此类人物来往,当然不会是一位温文尔雅的人物。

但人如真要为基督绘一幅定装照,便应在以赛亚先知的预言中找到写真的基督:「我们所传的有谁信呢?耶和华的膀臂向谁显露呢?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乾地。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以赛亚书五十三章1-2节)这里清楚记载着基督的颜值。

保罗也续有陈述:「反倒虚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子。」(腓立比书二章7节)但习惯了画家描绘之基督画像的人,多半不想认同圣经中的记载了。

记得我在台北为纪念蒋公出版过一本《祂的伤痕》(周联华牧师着),以一位饰基督的演员,头戴铁丝网冠冕的剧照为书的封面,当时蒋夫人看了便有微词,认为此像不似基督。

数年前我出版之《祂曾为你捨命》(内容为我刊载传福音单张稿),封面採用水彩画家王蓝绘製的耶稣像,一位在澳大利亚的基要派老信徒看了,立刻来信表示异议,认为这幅画像绝对不是耶稣。可见传统认知之力量何等坚固,也难怪犹太人与罗马天主教都要重视传统了。

幸而上帝只看人的内心,并不看人的外貌颜值,人之外貌无论长成甚幺样子,都能蒙受神的恩典。保罗也一度凭基督的外貌认过祂,如今却不再这样认祂了。保罗此言并未透露基督的颜值,却申言:「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五章17节)

十分明显,未来人在天国里相认,也都不会再凭外貌的颜值,而是凭藉另一种「新」的感觉,才能认出。而这种「新」的感觉,非现世所有,是一种「心值与灵值」。

而这种体认,是要有同一个基準,要将心志改换一「新」,并且成为「新人」,而这「新人」,是照着基督的形像造的,有真理的仁义和圣洁(参以弗所书四章24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