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阵亡Fintech创业家:在国外成熟的服务,我们在台湾却

时间:2020-06-14

一位阵亡Fintech创业家:在国外成熟的服务,我们在台湾却

在国外存活率最高的新创领域,在台湾却难以活下去?

没错,这就是近两年台湾喊得震天价响的 Fintech。我们发现,Fintech 新创企业在台湾,有的遭到传统银行抵制、被迫停业,有的转战中国、香港。但根据美国研调机构 Statistic Brain 的统计,金融领域的新创 4 年存活率是所有产业中的新创最高的。

「我们觉得累了,看不到未来,再继续这样烧下去也不是办法⋯⋯,」一个多月前,在脸书上公告停止服务的 Moneybook 创办人张耀钟如此告诉《商业周刊》记者。张耀钟 3 年来烧掉 1 千多万资金,用户反映不特别好,没想到停业公告一出,用户马上反映愿意付费支持,也有投资者上门探询,试图「抢救」。

但,它为何在台湾撑不下去呢?

Moneybook 是个跨行记帐软体,使用者可在同一个介面上看到自己的收支状况,跨行信用卡消费、存款、提款、转帐纪录和贷款状况,都只要用 1 组帐号密码就可以串接在一起,不必分别登入不同的网路银行或刷好几本存摺。自 2013 年推出以来,累计已有 3 万名用户,串接 2 万多个银行帐户,支援 23 家银行。

类似服务在国外早有成功先例。例如美国的 Mint 在北美有超过 2 千万名用户,成立 3 年即以 1 亿 7 千万美元的价格被收购,在美、加串接上万家金融机构帐户。日本的 Money Forward 有 400 万名用户和逾 50 万名企业用户,获得日本 3 大银行投资。

因为,这个看似简单的记帐服务,背后因应用户数据衍生的商业模式,有极大想像空间。但,相较于美国和日本银行界敞开双臂迎接,Moneybook 却在台湾遭到银行界抗拒。

「隔天银行公会就开会,很多银行就震怒,很多网银部门都不敢相信我这样就可以破它的网银。」张耀钟回忆。其实,并非他的软体突破银行网路防火墙,而是使用者主动提供网银帐密给 MoneyBook,但他虽前往银行公会,解释他们并未违法窃取用户帐密,也无资料外洩的疑虑,但简报完隔天,银行公会仍发函给全台银行,「建议」各大银行不要和他合作。

有的银行甚至以阻挡 IP 和增加网银登入难度等方式,阻止 Moneybook 串接帐户资料,并且发公告澄清该服务和银行没有任何关係。Line 台湾前总经理陶韵智是该软体早期测试版的开发者,他形容银行态度「就好像在公告诈骗集团一样耶。」

政府不是不想面对金融科技这个国际大趋势,5 月初,行政院通过俗称「金融监理沙盒」的金融科技创新实验条例草案,这表示业者可申请最长达 1 年半的实验期,在不受法令限制的环境下测试各种金融科技服务。若未来立法院能审查通过,金管会执行上也真能放手,台湾或有机会留住更多金融新创。

就像 Moneybook 在公告停业之后,反而引起民间金融业者注意,表达注资意愿,经营状况因此出现一线生机,目前决定暂缓停业。

或许,台湾的金融科技新创环境,也到了绝处逢生之际,毕竟,人才是长脚的,法令、监理心态再不急起直追,就追不到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