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soft、Google和Apple如何因为规则改变

时间:2020-06-07

Microsoft、Google和Apple如何因为规则改变

在 Clayton Christiansen 的大力宣扬下,破坏性创新这一观念开始流行。他认为破坏性创新通过引进简洁性、便利性、可达性以及可支付性这几个理念,来改变市场或行业的複杂化以及成本高额化这一现状。

然而这个理论并不适用于所有行业的变革创新。众所周知, iPhone 就反其道而行之。一开始,它採用的技术成本很高,现在其普及程度却跟家里的水管一般了。儘管如此,在 iPhone 面前,这一理论还是很好地阐释了当前玩家遇到改变游戏规则的竞争对手时是什幺反应。

很重要的一个现像是,在行业变革竞争对手面前,很多公司都无法应对竞争,因为它们先前擅长的东西反倒成了不利因素。拍立得和柯达并不是不擅长製作相机了;纸质地图并不是不擅长绘图了;就拿最近的来说,计程车并不是不知道如何接送乘客了。

大型科技公司,像 Microsoft 和 Google 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现如今 Apple 也不例外。

Microsoft 和 Web 2.0

8 年来,我一直跟随 Microsoft 线上服务团队做 Windows Live 。想想这十年来网路服务的进化历程,再回顾 Windows Live 刚发布时的报导,的确引人深思。这里摘录部分精彩内容:

Windows Live 是一组个人网路服务软体,集所有关係、讯息以及人们最关注的兴趣点于一处,不论是在个人电脑,其他设备还是网页上,都更具安全性。 Microsoft 将某些早期版本的 Windows Live 更新演变放在了 http://ideas.live.com 上。在那里,人们可以获取最新的 Windows Live 测试版服务。

稍微回顾一下上面这篇关于 Windows Live Ideas 的链接就可以发现,早在 10 年 前 Windows Live 就已经把触角延伸到了如今最热的用户服务领域了。例如 Spaces 、 QnA 、 Exp0 、手机上面的 Messenger 应用等等。

但有一个事实却让微软无法逃避。儘管早期它算是参与了用户网路服务,但其侧重点仍然是个人电脑软体公司。不需要看太多,只消关注下 Window Live 近期的网页就可以发现点端倪。该领域深受以个人电脑为中心这一思维方式的影响,因此人们或多或少会将各种网页设计成 Windows 开机 menu 的形式。

Microsoft、Google和Apple如何因为规则改变

以个人电脑为中心的思维模式不仅仅在用户界面设计上显而易见,在软体开发与交付使用时也很明显。当时,许多科技公司都开始实践 Steve Yegge 在他的长篇大论《好敏捷,坏敏捷》中提到的「好敏捷」,靠团队不断地推动软体快速前进,而不是像先前那样由固定的发布时间来推动。

Window Live 每隔两年左右就进行一次软体更新,不断模仿像 Window 和 Office 这样的个人电脑软体表现形式。进入到 2016 年,这种每隔 2 年才更新的应用显然缺乏竞争力。而今用户们接触到的应用及网站都是每隔一两週就更新了。

Google 和社群交化

关于 Google 并未社群化这一点已经聊得很多了。失败的或者马上要失败的社群网路产品清单可以列一长串,包括 Blogger 、 Orkut 、 Buzz 、 Dodgeball 、 Latitude 、 Wave 、 Jaiku 以及最近的 Google Plus 等,都证明了这一点。事实上, Google 目前开发了 5 种不同的聊天软体,寄希望于其中的一个能够火起来,成为救命稻草。

阅读下面这篇文章,可以一窥 Google 企业文化中围绕社群软体构建方面最具启发性的评论。

Microsoft、Google和Apple如何因为规则改变

此文是 Google 一位设计伦理学家写的。在 Google,他的工作内容是告诉人们社群软体会让人上瘾,从而对使用者造成不良影响。以下是文中的一段摘要:

如果说你是一个应用程式,你会用什幺方式来吸引别人使用呢?不妨把自己想像成一台「吃角子老虎」吧。

人们平均一天看手机 150 次。为什幺要这幺做呢?这 150 次都是有意识的选择吗?重要原因之一在于「吃角子老虎」中蕴含的首要心理学因素:间歇性变量奖励。

想让人们最大限度地沉溺其中,所有科技设计者需要将用户的不同行为跟不同的奖励挂钩。

现如今,像 Apple 和 Google 这样的大公司有义务减少这些方面的影响。它们应该不断提供更好的设计,将间歇性变量奖励转化为不轻易让人上瘾却更具预测性的奖励。举个例子来说,允许人们可以在一天或者一周的某个时段定时来检查「吃角子老虎」这个应用程式,并根据不同时段接收到的消息来相应调整。

纵观 Facebook、Snapchat 或者其他热门的社群软体,还有哪个工作人员的职责是来吐槽他们自己推出的应用软体让人们看手机的次数太多了?

但是 Google 却有这样的职位。这不是非社群化是什幺。

就像在 Windows Live , 有人的工作职责是保证一款软体发布之前,有几个月的时间来计划,几个月的时间来测试。结果往往只需要几个小时就会发现用户其实并不喜欢它。这样是不可能成功的,我们都已经提前写好脚本了。

Apple 和人工智慧

本週末我的讯息流上面布满了对 Marco Arment 所写的《避免重蹈黑莓覆辙》一文的评论。文章节选如下:

2007 年,没有任何新举措、管理变革或者併购能拯救黑莓。因为差距已然太大了,一切都太迟了。

如今, Amazon 、 Facebook 和 Google 在先进的人工智慧、无所不能的助手以及语音界面上下了很大的赌注,寄希望于这些可以成功引领下一个潮流。

如果他们赌对了——当然假使的成分非常大——我就会很担忧 Apple。

现在, Apple 亦步亦趋,整体上来看做得很好。但是一旦发展前景开始转移到大数据人工智慧服务优先这上面的话,苹果的处境将跟十年前的黑莓差不多:把能做的做好已然不够,却也无法赶超了。

Amazon 、 Facebook 和 Google —— 尤其是 Google ——都花重金投资在大数据网路服务以及人工智慧上好多年了,不但遥遥领先,而且还在持续更新换代,不断蒐集相关数据,发展有效算法,将无数的专业天才招致麾下。

如果忽视 Microsoft Cortana 以及我们 CEO 在平台化对话方面的见解,上述种种确实非常正确。但是随着人工智慧成为 Google 搜索未来的发展方向, Google CEO 也积极回应了我们 CEO 的这一观点。

关于人工智慧的描述,无怪乎是以下两个趋势的结合;人们大量活动产生的大数据通过日常应用程式来获取,再加上本质为数据识别模式的机器学习。

Google Inbox 是一个电子邮件客户端,拥有神奇的魔力。同一封邮件可以给出一系列不同的答案供参考,而且还非常合理得体。

Microsoft、Google和Apple如何因为规则改变

Google 之所以能做成这样,是因为它们的软体读取了数亿数十亿人回覆的邮件,早已探测到了某些特定的问答模式。如果谁想跟它竞争的话,需要跨越以下几大难关:

  1. 蒐集足够多的用户活动数据
  2. 具备分析这些数据的能力

许多人把注意力集中在 Apple 面临的第二个挑战上,但实际上这个问题很容易解决,因为人们总是可以轻易地通过僱佣或购买的方式走向成功。例如,Facebook 买了 Instagram , Google 买了 YouTube , Microsoft 买了 Halo franchise.

然而,第一点才是苹果面临的更大挑战,因为这是个文化问题,直击公司内核。去年 Apple CEO 批判了 Facebook 和 Google 获取用户隐私的行为。当时,卫报对此的报导如下:

就像 TechCrunch 报导的那样,此次演讲并不具备多幺有力的抨击性。「作为一个硅谷人,今天我站在这里给大家做演讲。在硅谷,许多着名的成功企业把客户们哄得团团转,让他们对展示个人讯息感到沾沾自喜,从而打出一片天。」库克说到。

「他们急切地想抓住可以跟你们学到的一切,并努力变现。我认为那是错的,苹果也绝不会成为那样的公司。」

儘管库克没有具体地指出是哪些公司,但是他明确地提到了 Google 最近发布的照片服务,矛头直指 Google。

「我们坚信客户应该掌控自身的讯息。有可能你会喜欢这种所谓的免费服务,但是我们认为这并不值得你洩露自己的邮箱地址、搜索历史,甚至家庭照片。他们蒐集到这些讯息后,廉价出售,天知道用于什幺广告用途呢」, 他说道。「我们认为,客户总有一天会发现它的真实面目。」

一旦你坚信行业趋势跟自身认可的原则相冲突,那幺你就很难具备竞争力。另一方面,如果人们用某些常用 App 将电脑界面设计成星际迷航式,有多少人会认为这是一件恐怖的事呢?据我所知,没有一个人。

若干年前有人对我说过,无实体键盘的手机没人会买,线上广告绝不会有软体出售一样的商业价值。从某种意义上说, Apple 就像是这幺一个公司。

祝他们好运吧,因为他们马上就用得上了。

相关推荐